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化

深扒“韩后”、“韩束”两个韩流化妆品的国货本质


发布日期:2021-06-08 23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26969资料网站,婷姐有个姐们,当年高考成绩一塌糊涂,家里花了点钱让她留学国外去了。几年后回国再见,她已是一身日韩范儿,让还是一身土腥味的婷姐在她面前好生汗颜。

  她总是给婷姐灌输一个理念: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,吃的、用的一定要有国际范儿,这样才能显出气质。

  跟她在一起鬼混的日子,她总是带着婷姐吃各种日韩料理,她说她的味蕾已不太适应太油腻的中餐。吃韩国料理,她一定去最正宗的汉拿山、汉丽轩……

  最近几年,婷姐所有的护肤品也几乎都是她推荐的,什么韩束、韩后、丸美……她说护肤品还是日韩的符合中国人的肤质。

  直到有一天,汉拿山发表声明说自己是正宗的中国企业,婷姐顺带了解了一下韩束、韩后……再见这姐们,心中已是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  难怪这几年姐跟着她钱花了不少,气质一直没有质的飞跃。原来,婷姐最近几年在国际范儿姐们的引领下,一直是国货的拥趸。

  汉拿山都已高调声明撇清与韩关系了,把婷姐蒙蔽这么久的韩后、韩束咋还没动静呢?

  这可不行,今天,婷姐可得好好扒一扒这两个护肤品品牌,写写他们背后的老板王国安和吕义雄。

  韩后和韩束两个品牌,分属韩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上美化妆品有限公司,两家的创始人分别叫王国安和吕义雄。婷姐就从这两个老板开始讲起。

  说来也巧了,王、吕二人都出生于1977年,最后选择了在同一行业正面角逐,两人的发迹路径和市场打法竟也是惊人相似。

  如果说,出生于江西昌都农村的王国安走上从商之路,是生计所迫,那么,吕义雄则是自带广东潮汕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基因。

  学生时代的王国安应该属于那种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,高中毕业之后,也只考取了九江师专——注定了他毕业之后会成为一个令人尊敬的乡村教师。可是,王国安不想教书育人,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回到农村去。

  于是,他在大学混迹在学生会,练就了自己的领导才能。毕业之后,他果然没有回到农村去教书,他要去外面闯荡,“哪怕是到大城市最高的写字楼里去当一个保安。”

  吕义雄呢?学习成绩应该也不怎么样,从汕头到广州上了大学,估计也不是什么知名大学,不然个人履历上应该会有所体现。

  吕大学时候就开始勤工俭学,做点小买卖,开过便利店,同时,阅读了大量商业相关的书籍。看来,他也是一开始就把自己未来的路想得比较清楚了。

  大学毕业之后,吕义雄远走西安,做了一家化妆品品牌的代理商,可是正儿八经有门脸的商人。

  相比较而言,王国安就苦逼得多。怀揣几百块钱离开老家之后,他的第一站是广东佛山,通过电线杆上的小广告,成为了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口红推销员。走街串巷去推销口红,一只口红29.8元,他可以提成6元,想想也够累的。

  王国安可不是个安分的主,得知口红的进价才5块钱的时候,他决定出来单干,自己去找厂家拿货。

  王国安也不容易,为了卖出更多口红,他曾每晚流连各大夜场,当然他不是去潇洒的,只是为了向夜间工作者推销他的口红。这么精准地找到自己的客户群,不怕脏、不怕累、不怕冷眼嘲笑,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当年的积累功不可没。

  当王国安还是个这样的贩夫走卒的时候,吕义雄已在西安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。

  据王国安自述,因为在夜场看到了太多不想看到的东西,他放弃了自己的口红买卖生意。之后,他转战厦门、福州等地,干过多个行业,也跟不少人合伙做过一些生意,但基本都没有太大成绩。

  而此时的吕义雄,已通过在西安的化妆品代理生意赚了点小钱。2001年,他出差上海,看到上海良好的商业氛围和从商环境,他决定到上海去打拼。

  次年,他带领一个8人团队,在上海成立了韩束化妆品公司(上海上美化妆品公司前身)。

  那个时候,随着《蓝色生死恋》等韩剧的热播,韩流在中国狂卷粉丝,韩国产品、特别是女性护肤品在中国大卖。吕义雄以“韩”来命名产品品牌,多少有点蹭热点的意思。而韩束官方对“束”字的解释为“束草”,它是韩国东北部的一座城市。

  在韩束的官网上甚至还可以看到这样的介绍:2002年,韩国韩束株式会社有限公司正式进入中国化妆品市场,在上海创立上海韩束(KAN’S)化妆品有限公司。事实上呢?韩束和韩国应该没有啥关系吧?就是一个正宗的国货。

  这期间的王国安,还没有确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,按现在的话来说,应该还算个LOSER。直到2004年,他辗转到广州遇到了自己的创业伙伴、现韩后化妆品公司副董事长彭卫华,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,让彭拿出5万块钱入伙一起做化妆品生意。

  看到《大长今》热播,他想用韩国人的图腾“十长生”做品牌,可是,有人捷足先登了。与吕义雄相比,纯屌丝出身的王国安的路子就更“野”了,他跑到香港注册了韩国兰芝化妆品(香港)有限公司。此时的韩国兰芝已进入中国多年,在中国已有较大的知名度。

  现在有了一番成就,王国安也毫不避讳自己当年在“灰色地带”游走的经历。他将冒牌的兰芝远销到中国广大的三四线城市,甚至在外包装上印上了正宗兰芝的代言人李英爱的肖像。

  2008年,山寨兰芝销售回款高达3000万,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三四线城市的爱美妇女买过这款山寨货。已经这样了,王国安还不满足,自创品牌“川”之后,还想从兰芝身上榨取一点剩余价值。

  他花100万力邀彼时国内大热的歌手孙悦代言,孙是“韩国旅游观光大使”,更是正宗兰芝中国区的代言人。其中的深意,不言而喻。这一擦边球打得够漂亮,但品牌的推广并不成功。

 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。对山寨兰芝的质疑越来越多、“川”的营销惨败,此时王国安的十长生公司已陷入危机。

  王国安决定借助外脑,通过一家广告公司,将兰芝改名为“韩后”,开始告别偷偷摸摸的日子。

  “韩后”品牌缘何而来?官方没有详细介绍,跟“韩束”也应该没有太大关系,那个时候的韩束自己都还籍籍无名呢。

  但纵观王国安一直以来的品牌打法,“韩后”应该会与韩国能扯上点关系。韩国LG健康生活公司旗下有一高端护肤品牌——WHOO后。该品牌于2003年在韩国上市,2006年进入中国。

  “韩后”品牌确立之后,延续了长期以来的迎合韩流的推广策略。2011年,王国安用1000万签下了韩星全智贤两年的代言权,通过全的市场号召力,让这个国产品牌迅速积累了韩范儿。之后,全智贤主演的《来自星星的你》热播,应是王国安没有想到的,又让韩后趁势火了一把。

  在品牌代言人的选择上,韩后也是一直中意韩国明星,无论是最初的全智贤还是后来的李泰兰、金秀贤和韩艺瑟,都不惜重金揽入怀中。

  在行业内,王国安向来以敢砸钱著称,他因此也被称为“王敢敢”。无论是拿下江苏卫视标王、春晚标王、广州小蛮腰标王,他都要花钱做到“第一”。如此凶狠的打法,也确实让韩后是市场表现上连续翻红。

  而在上海的韩束也没有闲着,随着销售额的节节攀升,韩束最近几年的广告投入,也从1.5亿飙升至13亿。韩束和韩后对广告资源的争抢,更是你方唱罢,我方登场。

  以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为例,2012年韩后就以过亿的广告投入冠名了该栏目。之后两年,韩束分别耗资2.4亿和5亿拿下了这一优质资源。当韩束在《中国梦之声》投入时,韩后选择了《中国好声音》。2015年,韩束旗下一叶子面膜用1.5亿冠名江苏卫视《蒙面歌王》,次年,韩后花同样的价钱冠名了北京卫视的《跨界歌王》。2015年,韩束花1800万投播东方卫视《女神的新衣》十期广告。第二年,韩后直接投入1.2亿冠名该节目,节目更名为《我的新衣》……

  经常看综艺节目的人可能会注意到,综艺节目的几大金主除了OPPO、VIVO手机之外,经常会韩后、韩束傻傻分不清楚。

  除了国际大牌之外,化妆品国货的战火基本在韩束和韩后之间燃烧,而老牌国货上海家化(600315.SH)却因深陷公司内斗,市场表现黯然失色。去年年底,完成了权力的接棒,不知张东方能否替上海家化挽回颓势。最新的年报预告显示,上海家化预计年净利2.26亿,比上年同期减少90%。

  韩后和韩束的市场大战背后,亦有资本输送弹药。2014年和2015年,韩后拿到了红杉资本和钟鼎投资的两轮亿级融资。2015年,吕义雄宣布拿下4亿首轮融资,投资方背景更是深厚,除了上海世茂股份外,更有中国建银投资等国字号投资基金参与其中。